Google Adsense

2016年2月17日星期三

小说篇~ 黄易《边荒传说》卷四 : 第一章 送君千里


“边荒传说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
“边荒传说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
若要在南北武林各找一个代表人物,又或胡汉两族具有代表性的顶尖高手,入选者必为慕容垂和谢玄无疑。

    慕容垂外号‘北霸’,他不单是占北方诸胡人数最多的鲜卑族中的第一人,且是诸胡公认,完全没有争议的首席高手。不论武功兵法,均无人敢与其抗衡。
    谢玄人称‘九品名剑’,自二十三岁击杀上任的两湖帮帮主‘刀魔’向在山,跃升‘九品高手’上上品的宝座,十多年来未逢敌手。


    乱世出英雄,这一代南北汉人武林虽是高手辈出,可是北方武林翘楚如安世清、任遥、江凌虚之辈,夹杂胡人武技心法,而南方的孙恩,则被视为邪魔外道。所以能承先启后,继承汉族博大精深的武技者,舍谢玄外尚有谁有这个资格。
    两人年纪相若,均是武林和战场上纵横不败的盖乏豪雄,他们忽然相逢,进行事前没有人预料得到的决战,将直接影响到南北的盛衰。


    纵使江左政权在淝水之役大获全胜,可是若谢玄于此役落败身亡,南晋仍是得不偿失,主宰南晋军政大权的谢家亦要因而衰落;而慕容垂则成为最大的得益者,更将一跃成为最有资格领导北方诸胡的霸主。


    刘裕头皮发麻的瞧着两大顶尖高手,毫无插手之方,只能苦待结局的出现。
    慕容垂不愧北方第一明帅的称誉,随他来拦截谢玄的本族人马,实力与谢玄追杀苻坚的人数相若,这更教谢玄欲退不能。假如慕容垂尽率三万精骑来截击,谢玄可以立即掉头退走,事后没有人敢笑他没有胆量。偏是慕容垂摆出势均力敌的格局,营造出公平决战的形势,令谢玄不得不近身应战,只从这点,已可推知慕容垂的处心积虑和高明的地方。


    谢玄如输掉此仗,他谢家淝水之战赢回来的筹码,将由此输掉。南晋虽仍可暂保偏安之局,但以后只能坐看慕容垂取代苻坚,统一北方,再发动另一次南侵。
    龙吟声起。


    九韶定音剑在谢玄手上颤动起来,起始时啸吟似有若无,转眼化作如龙行天际、低潜渊海,飘忽虚渺至极点的剑啸。


    九韶定音剑主动进击,最令对手和旁观者难测的,是剑啸声与剑势不但丝毫没有任何配合之处,且是截然相反,其中的矛盾不但令人难以接受,更令人无从相信。
    当从剑缘九孔发出的剑韵,变成重重叠叠的龙吟虎啸,笼罩着整个决战的草原方圆十多丈的空间,彷佛布下韶音的罗网,啸音反覆如波推浪涌,不断包裹、缠绕,令人欲离难去,有如永远走不出的啸音的迷宫。他的九韶定音剑,却化作青芒,在慕容垂的气墙外,硬生生凿开一道畅通无阻的康庄大道,化作耀人眼目的青芒,剑体以惊人和肉眼难察的高速振动冲剌,直捣慕容垂胸口。


    谢玄的动作潇洒飘逸,纵是在那么剑枪锋刃相拚生死决于一瞬的时刻,仍然从容写意,又把一切矛盾统一起来,合成他独一无二的大家风范。
    以慕容垂的本领和自负,也不得不分出部分心神,以应付谢玄的奇功绝艺。
    要知,高手对敌,所有感官无不投入发挥,听觉更是其中重要的一环,往往不用目视,只从其兵刃破风或衣袂飘动的响音,可有如目睹的判定对方的招式、速度至乎位置的微妙变化。


    可是这一套听觉,用在谢玄身上却完全派不上用场,且必须把这心法完全甩开,否则必败无疑。如此充满音乐美感的可怕剑法,慕容垂仍是首次遇上。
    慕容垂大喝一声,把九韶定音剑的啸吟完全压下去,似若阳光破开层云,光照大地。手上北霸枪化为滚滚枪浪,一波一波缓慢而稳定地向敌剑迎去。如有实质,却又是实中藏虚;似是千变万化,又如只是朴朴实实的一枪之势。其中精微奥妙处,尽显北方第一宗师大家的骄人本领。
    刘裕看得目眩神迷,两人是场决战,他早晓得必会有一番龙争虎斗,可是两人剑术枪法的高明神奇,仍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,叹为观止之余,更是大开眼界。


    ‘当’!


    剑枪交击,震慑全场的激响往四周扩散,彷如在平静的大湖投下万斤巨石,震撼激荡,直教人人耳鼓生痛。
    谢玄衣袂飘飞,借势脚不沾地御剑飞退,英俊无匹的脸容,犹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,定音剑遥指对手,直退回原位,仰天大笑道:‘果然是北方第一枪,谢玄领教!’刘裕忽然心中一动,吩咐左右道:‘派人往四周放哨,然后向我报告情况。’左右虽不愿意错过眼福,然军令如山,不得不领命去了。


    慕容垂双目一瞬不眨的凝注谢玄,忽然哑然失笑,摇头叹道:‘天下间竟有这么以音惑敌、克敌的剑法?谢兄是怎么创出来的?慕容垂佩服,看枪!’说到最后一句,手上北霸枪弹上半空,虚划几下,就像书法大家,提笔在纸上龙飞凤舞的疾舒胸臆,他却借枪画出心意。


    人人看得大惑不解,可是均能感到慕容垂的虚招,隐含无比深刻的后着,本身已是一种玄之又玄的霸气。
    谢玄仍是那副潇洒从容的神态,而不论场内场外,亦只有他到达,能看破慕容垂心意的级数。当下不敢怠慢,剑吟再起。


    慕容垂虚挥的几枪,实是他接踵而来的攻势的起手式,不但把速度提升至极限,还把全身功力聚集在一击之内,整个人的精气神,升至枪道巅峰的境界,杀气全收束在枪锋之上,充满冰雪般冷凝迫人的气势,其威势直可在一枪之内与敌分出胜负。
    如此功法,天下间像慕容垂般轻轻松松便能施展出来,真是屈指可数。


    ‘飕’!


    北霸枪横过虚空,循着似早已安置在空间中,弯弯的弧曲线路,击向谢玄,不理天下间千般万样的诸般武术。他这一枪,已尽显臻达巅峰又是最本源的精粹,本身充满莫之能御的威力。


    剑啸声同一时间充盈场上,一改先前的气象万千、惑人心魄,此刻却是潇逸跳脱的清音,合形而成一种如诗似画,既浓郁又洒脱的意像,高低韵致的音符,一个接一个地被冷静精准的安置在空间内,本身亦似有种防御性的作和魔力。
    九韶定音剑,在谢玄身前数尺之地不断改变位置,忽然谢玄往侧移开,定音剑劲劈来枪。


    ‘铮’!


    两人同时剧震,旋身飘开,竟然交换了位置。


    慕容垂把枪收到背后,猛然立定,另一手竖掌胸前,哈哈笑道:‘痛快痛快!近十年来,谢兄尚是唯一能挡慕容垂此招的人,谢兄可知,此招有个很好听、又很伤感的名字?’谢玄站到敌军所在的一方,仍是那么潇洒闲逸,转身立定,九韶定音剑斜垂身侧,欣然道:‘请慕容兄赐示!’慕容垂唇角飘出一丝笑意,淡淡道:‘送君千里!’谢玄微一-愕,竟还剑鞘内,接下去道:‘终须一别!慕容兄下一个站头,该不会是洛阳或是长安吧?’刚才,两大宗师级高手仍是作生死决战;此刻,两人却忽然一派惺惺相惜的神态,教人完全摸不着头脑。但不论如何,双方人马都为之暗松一口气。


    谢玄举步往慕容垂走过去,全无戒备似的,从腰际掏出那载有燕玺的羊皮囊,慕容垂把北霸枪移到身侧,微一用力,枪柄插入泥土内,腾空左手,两手探前,恭敬接过谢玄以一对手奉还的旧燕瑰宝。


    慕容垂再没有半分敌意,微笑道:‘你心知我心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’接着哈哈一笑,取回长枪,一手捧玺,与谢玄错身而过,各自往已阵地走回去。
    刘裕心头一阵激动,想到当玉玺回到慕容垂手上的一刻,被苻坚亡国的大燕,就在那一刻复活过来。不论北方被冷裂为多少国,慕容垂的大燕国,肯定是最举足轻重的一国,是最有资格问鼎北方霸权的一股力量。而拓跋圭的代国,在现时形势下,根本尚未站得上边。


    手下回报,除前方敌人外,再无敌踪。


    刘裕终放下心来,对慕容垂舍单打独斗而改采群战伏击的恐惧,一扫而空。
    当谢玄潇潇洒洒的登上丘坡,慕容垂飞身上马,与手下呼啸而去,一阵旋风般卷入北面的疏林区,放蹄马去。


    刘裕慌忙迎上谢玄,众兵齐声欢呼,欢迎没有辱没威名的主帅安然归来。
    慕容垂的北霸枪,天下谁不畏惧,谢玄能与其平分春色,足使人人振奋腾跃。
    刘裕伴在谢玄身旁,道:‘没有伏兵!我们是否该赶往边荒集?’谢玄压低声音道:‘我们立即回寿阳,若非此乃非常时期,慕容垂不愿付出惨痛代价,我肯定要命丧边荒。’刘裕心头剧震,晓得谢玄已负了内伤,而慕容垂因要赶返北方争雄斗胜,毋明知力足以搏杀谢玄,可是自已亦难免同样受创,故悬崖勒马,放弃此念,‘一切尽在不言中’,正是指此。


    谢玄接着微笑叹道:‘好一把北霸枪。’
    翻身跳上手下牵过来的战马,领头朝南驰去。


    刘裕追在他马后,耳中还听到慕容垂部队不断远去的马蹄声,驰想着终有一天,胡马会再次南下,而不论谢玄发生甚么事,只要他刘裕还在,他一定会尽一切力量与之争锋到底,永不言退。


    陰寒彻底消失,火热却像陰魂不散般复活过来,初期在气海积聚酝酿,然后逐渐扩散往全身大小经脉窍袕。
    燕飞虽没法动弹,神智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,准确地掌握到自已此际的处境——他正步向死亡,且是练武修道者最惧怕的一种死亡方式。
    走火入魔的诸般情况,林林种种,千门万类,轻重不一,但大致上仍可分为陰阳两大类,而属阳刚性的走火入魔,最可怕和终极的便是‘焚经’。
    可怕的‘阳火’会焚烧每一条经脉,让遇大祸者,尝遍椎心裂脉的极度苦楚,且因脑内诸脉亦不能免祸,被焚者会经历逐渐变成发狂疯子的可怕感受,那种对心灵和肉体的摧残,实不足为外人道。


    焚经之祸,多发生在修天道丹法的高人身上,且是极为少有,百年不得一见。燕飞虽曾在道家宝典看过有关记载,却从没有放在心上,更从没有想过,会发生在自已身上,他终于明白‘丹劫’两字的含意。
    本来,只要他服下‘丹劫’,此祸立即临身,幸而,他正遭受融合任遥和青-两人,施诸于体内的冰脉陰劫,陰阳排斥下,斗个不亦乐乎,驱动他疾奔百里。
    到这一刻,阳劫大获全胜,陰劫消退,他也失去陰阳相激产生的惊人动力,只能等待焚经而亡的凄惨结局。


    蓦地,任遥的声音传入耳鼓,长笑道:‘我的燕飞,在我看来,你是猪狗不如的蠢物!’一股力量,把他从地上扯得像牵线傀儡般,从地上立起来,接着两耳贯满劲气破空的呼啸声,任遥竭尽全力的以双掌重重击实他的背心。
    焚经的阳火,像遇上缺口的暴虐洪水般,朝任遥击背的手掌迎上去,而任遥的双掌,却送入千川百河般的冷流真气,投入他有如火炉似的大小经脉去。
    那种动人的感觉,怎样也没法描述出来。


    任遥一声惊呼,往后抛跌,燕飞也应掌前飞,‘蓬’一声跌伏草原上,眼前一黑,昏死过去。在失去知觉前,大地像敲响战鼓,且是以千计的鼓槌以地为鼓的狂敲。
    谢玄和刘裕,首先策马驰上一座小丘之顶,眼前出现的景像,看得两人大为错愕。
    在平原上有两个人,于月照下,一人生死未卜的俯伏地上,另一人则盘坐其后方五丈许处,一身王侯装束打扮。
    刘裕定神一看,失声叫道:‘是燕飞!’
    谢玄闻言立即腾空而起,往距离他们过千步外的两人凌空掠去。
    盘坐地上的任遥,也蓦然一震,朝住看过来,见到出现山头的北府骑兵,大喝一声,从地上弹起来,掣出御龙剑,往前飞跃,务要在谢玄抵达前,予燕飞致命的一剑。


    今趟他学乖了,只敢借助宝刃的锋利,置燕飞于死地。


    ‘铮’!


    谢玄拔出九韶定音剑,在半宁中奇异地加速,剑鸣大作,刹那间变成充天塞地的呼啸,像平野忽然刮起暴烈的狂风,以惊天泣地的威势,直击往燕飞扑去的任遥。
    任遥自信可肯定,自已可以在谢玄杀至前,取燕飞的小命,可是接踵而来的局面,却非是他所能应付。此时,谢玄的剑气,已遥遥把他笼罩锁紧,一旦被谢玄缠上,致陷身千军万马重围内,再多几个任遥也无法脱身。
    当机立断下,任遥猛提一口气,使个千斤坠,在离燕飞半丈许处落往地上,御龙剑化作漫天芒光,往谢玄激射而去。


    刘裕亦跃离马背,往燕飞伏处奔去,却比谢玄落后近两丈,眼睁睁的瞧着谢玄的九韶定音剑,有如一条青龙般,破入任遥的剑网里,发出一声响如霹雳的激爆巨音。
    任遥往后飞退,长笑道:‘不愧上上品的高手,任遥领教了。’眨眼间消失在南面丘坡之外。


    谢玄落到燕飞身旁,凝立不动,英俊的脸容,红霞一闪而没,这才还剑鞘内。
    刘裕看不见谢玄异样的情况,扑到燕飞俯伏处,探手搭上他腕脉,好半晌后,脸上现出古怪之极的神情。
    谢玄往他望来,讶道:‘他究竟是生是死?’众手下纷纷奔至,不用吩咐,各自在四方布防。


    刘裕小心翼翼把燕飞翻身变成仰卧,后者脸色如常,只像熟睡过去的样子。刘裕摇头道:‘真古怪!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。’谢玄半蹲下来,搭上燕飞的腕脉,闭目凝神,在刘裕和诸兵将的期待下,雄躯一震道:‘真的非常古怪。’刘裕道:‘他的经脉完全没有真气往来的迹像,口鼻呼吸之气断绝,若不是他的心脉仍有似有若无的动静,我会认为他生机尽绝。’谢玄双目睁开,射出慑人的异-,沉声道:‘有些超乎我们想像之外的怪事,已发生在你的好朋友身上,他目下的情况,类似道家修真之士,难能罕见的胎息状况。所以,千万不可以硬生生把他弄醒过来,怕亦没有人可以办到。我们目前可以做的,是把他运返寿阳,再让他自然醒过来。’刘裕心中一阵难过,垂首道:‘他的内功劲气?’谢玄木然道:‘他可以不变成废人,已是非常幸运。我们只好待他醒过来后,再为他想办法吧!’刘裕双目泪水涌出,忽然间,他深切希望燕飞永远不要醒过来,永远不用面对失去内功修为的残酷现实。


卷三:第十三章 南北双雄          目录
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